bbin官网

AG直营平台 “防着”自己人,“抢着”外面人,这家企业为复工拼了

江平是爱玛公司总部为数不多的湖北籍员工,爱玛公司总部设在天津静海开发区。每到年根底,北方的年味儿总让江平舍不得离开,春节假期是江平一年中和父母团圆仅有的时间,思乡打败了不舍。

不管是自家员工返岗,还是“抢”回来的人,都要隔离14天才能上岗。

身在武汉的江平成了公司在前线唯一的“接头人”。

有几次李磊操作慢了一些,导致后面跟不上,好在前面同事紧急“踩刹车”才重新找到节奏。

爱玛全国的财务中心,销售中心都设在静海,如果再不复工,销售人员无法接单,财务没有进账,爱玛的流动资金告急。

随着企业的陆续复工,电池、电机陆续到位,塑件、前胎这些零部件依旧没有着落,有些因为零部件厂商没有复工,有些是因为物流没有恢复,零部件缺货最关键的是企业缺人。

年货塞满了后备箱,江平驾车直奔武汉,1月20日,江平回到老家。此时的武汉尚未封城,但大街上的人明显减少。

米震微信群里每天两次询问班组同事的情况,盼望着外地同事赶紧上路,也盼望着隔离同事早点返岗。

江平在武汉过起了“宅男”生活,此时的天津爱玛总部,正在进行一场紧张的捐助准备。爱玛总部决定为武汉一线医护人员捐助1万辆电动车,解决他们的出行难。后续还采购了口罩、防护服、护目镜等防护用品直发武汉。

猛抽了几口烟后快速掐灭,郝鸿马上要开会了,“抢人”、“防人”、销售、采购、生产各个环节将汇总数据,这些数据反映了爱玛复产后的活力,也左右着爱玛的生命。(津云新闻记者 王曾)

展开全文

爱玛全国有6个基地,全部员工有5000多人,其中在静海总部的员工近2000人,总部的产能占爱玛全国产能总和的一半。总部陆续到岗的员工1000多人,不过到岗的大部分员工都在隔离。

新调到米震班组的李磊(化名)深有感触,以往即便不熟悉新班组的“脾气”,也能通过观察前面同事的操作提前做出预判AG直营平台,掌握自己的操作节奏。如今前后同事看不见AG直营平台,完全凭默契AG直营平台,稍慢一步就会影响后面的进程。

爱玛在无锡的工厂远赴云南招工,包机接送员工上岗。静海区有关部门到爱玛调研时提出,可考虑将商丘、菏泽等地区各项检测安全的员工包车接回。

装配生产线,28个人每人负责一道工序,一人缺岗整条线停摆,何况眼下两个班组到岗的人都凑不齐一条生产线。

对于新调来的同事米震手把手的教,一遍遍提醒,宁可放慢速度,也要保证质量。原来30秒装配一辆电动车,现在将速度放慢至45秒。

今年的“抢人”大战拼的是企业的速度和实力。

米震在车间试车时,爱玛财务总监郝鸿点燃一支烟,抽了几口又掐灭了,早晨打开的一盒香烟仅仅一上午就全掐灭到烟灰缸里了。郝鸿抽烟并不勤,一上午一包烟,看得出他有心事。

爱玛专门请来厨师为员工准备午餐并有专人配送,早晚餐可自行在宿舍内准备。每天两次体温检测记录,网格化专人负责。

出了隔离期,走上生产线,听到设备转动的声响,米震踏实了。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班组打乱建制,从其它班组抽调对应员工补充到两个班组中。

爱玛工会主席韩强英正在准备招工启事,准备发送到甘肃对口支援城市,第一批计划招工800人。如果招工顺利,不管是包机还是包高铁尽快让人员到岗。

瞒着家人去协和东西湖医院

从医院到家,60公里路,空旷的大街上几乎没有人没有车。江平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防护装备只有一只口罩,会不会被感染?他后怕得有些慌乱。

装配车间一条生产线长约100米,以往生产线两侧站满了员工,如今员工之间挂上了隔离帘,拉大了人与人间的距离。每个员工的工作强度加大,配合需要更加紧密和默契。

在米震巡查生产线时,郝鸿打来电话,问得最多的是产量,产量……爱玛有14条生产线,目前只运行了其中的3条,每天的产量从开始的几百辆到2000辆。如今每天平均5000辆,产能远远达不到订单需求,库存最多还能支撑五天。

2月10日,接到复工通知后,米震迫不及待地和妻子返回公司,尽管他们知道回到公司后要继续隔离14天,但早回来早隔离早上岗。

为了抢人,爱玛开出的招聘条件是:夏季保底工资4000元,冬季保底工资3300元,年薪6-12万元。提供三餐及住宿,住宿有独卫、空调、热水器、WiFi。为员工提供生日福利、节假日福利、春节交通补助、结婚礼金、丧事慰问、防暑降温费、伙食补贴、春节带薪假15天。

江平记得,当他将电动车交到一名年轻护士手里时,她连连点头致谢,尽管隔着口罩,但能感觉到年轻护士露出了微笑。这名女护士说,有了电动车她可以提前二十分钟到家了。

每栋宿舍楼居住的员工,安排在同一车间,一旦发生疫情感染,可立即对整车间和整栋宿舍楼进行封闭隔离。

米震眼下棘手的是班组28名员工只有11人到岗,其它员工不是在回来的途中就是在隔离,宋旭的班组比米震强不到哪去,他班组只有13人到岗。

爱玛电动车有100多个零部件,缺少任何一个,整辆电动车就无法完成装配,为爱玛供货的零部件厂商遇到同样的问题。

米震夫妻俩的超长假期,最高兴的是孩子,孩子希望爸爸妈妈一直陪在他身边,米震何尝不想,可陪着孩子,一家的生活来源、每月2000元的房贷就没有着落了。虽然待在家里依旧能拿到工资,但有一天企业撑不住倒下了,一切归零。

刚接到复工的消息,江平微信群里炸开了锅,同事们发送的微信表情里有欢呼,有点赞,也有流泪……

出发前,米震车上塞满了生活用品,基本能把夫妻俩的隔离期撑下来。到了公司,米震没想到,公司想的比他们周全,宿舍、柴米油盐锅碗瓢盆,该准备早已备好。

江平任职于爱玛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爱玛”),2月17日爱玛复工。

好在各地复工时间有差异,给了爱玛缓冲的空间。截至2月24日,爱玛全国1800个经销商,复工的近一半,当下的库存和产能基本能满足已复工经销商的需求。如果经销商全部复工,爱玛的“动力”就不足了。

医院的场景一遍遍在脑中浮现,那一抹白闪过时,他渐渐平静下来。医护人员是武汉的“镇定剂”,他们踏实了,武汉就踏实了。江平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,为武汉,也是为自己。

但米震并不知道公司运营情况。

1月28日,江平联系到万国摩托城的经销商张华(化名),他店里库存着51台电动车。

钱告急,人也告急。

“抢人”拼实力

放在平时,二十分钟只不过是在拥堵的路上听几首歌,看几条短视频的工夫。如今对于这名女护士来说,或许就是踏踏实实吃一顿饭,安安稳稳睡一觉的享受。

江平和张华将51辆电动车装车,然后送到新冠肺炎患者比较集中的武汉协和东西湖医院。疫情发生后,江平第一次去这家医院。

郝鸿担心的是,有些员工回不来了。这些员工着急挣钱,可能会被当地或者周边的企业挖走。初步统计,被挖走的员工占员工总数的10%左右。这就意味着,即便所有员工解除隔离,爱玛还面临数百人的缺口。

补充过来的员工个个是好手,可很快米震发现了问题。每条生产线都有它的“脾气”,这是原有班组长期磨合的结果。新补充来的员工单打独斗是精英,可到了新生产线却有些摸不着门。

流动资金告急

“防人”之心不可无

企业是家,员工是家人,平时家人支撑着家,现在到了家呵护家人的时候了。

桌上放着一沓财务报表,一串串数字在郝鸿脑子里过筛子。停产近一个月时间,爱玛仅支付全国5000多名员工工资和社保就高达5000万元。如果算上厂房租金,设备维护等费用,这个数字超过6000万元。

往年3月开始是电动车的销售高峰期,去年这个时候每天的订单量超过20000辆。原计划2月底加大产能备货,突来的疫情打乱了计划,即便如今复工,想立即拉高产能很难。

医院里最忙碌的是医护人员,他们穿梭在走廊、大厅,护目镜早已模糊了脸庞,尽管人群将他们团团围住,但那一抹白色依旧给人安慰和力量。

为了复工准备,郝鸿2月5日就返岗了,组织家住本地的几十名员工对企业消毒,改造宿舍楼,采购生活物资,为返岗员工隔离做准备。短短几天,2栋宿舍楼的200个房间改造完成,生活物资基本到位。

由于物流运输受限,捐赠的电动车无法由总部发货,只能就近从武汉经销商处提货。

江平没有犹豫,出门前他不敢告诉家人,面对家人的追问,他只是说出去办点事。

应该说江平早已复工,1月28日的那次短暂“复工”让江平经历了孤独和恐惧,也让他变得坚强。

几百名员工回来了,白白享受半个月的“带薪假期”不说,公司还要管吃管喝,而且陆续还有近800人将返回隔离,郝鸿的财务报表上又要多出一大笔开支。尽管如此,郝鸿觉得这些开支是值得的。

两天前,爱玛公司又支付了500万元的防疫物资定金,一个月来除了捐赠给武汉的数十万只口罩外,为员工采购的防护物资超过了1000万元。

“防人”并不是歧视,防控容不得疏忽,或许一时疏忽企业永远无法复工。

随着疫情的加剧,武汉按下“暂停键”,公共交通停运,对于没有私家车而又不得不出行的人来说,回家的路太长太难。

在江平孤军奋战的同时,远在山东菏泽的爱玛装配部班组长米震焦躁不安。每天卧室、客厅、厨房、卫生间“四点一线”的生活让他过腻了。米震和妻子都在爱玛总部工作,6岁的孩子跟爷爷奶奶在老家生活,夫妻俩一年回去一次。

原标题:“防着”自己人,“抢着”外面人,这家企业为复工拼了

到了门店,张华却发现防盗门钥匙在员工手里,这位员工临时去了孝感市,一时赶不回来。情急之下,张华找当地居委会借了一把电锯将防盗门破拆。

2月25日23:55,部门视频会议结束,定策略,推项目,快快快。江平没想到公司复工一上来就被一脚油门踩到底;更没想到他所在的品牌推广部打头阵。

看到等待接诊的市民,看到口罩之下一个个焦急的眼神。谁是确诊者?谁是疑似者?谁又是安全的?一切未知,一切茫然,那种孤独让江平感到恐惧。

复工,项目,速度让江平热血澎湃;疫情,防控,封城让他寸步难行。江平身在武汉,他没想到回家过年的欢喜变成了困守江城的焦虑。

销售推广部的李晨光上岗前,不知道公司餐厅是否能供应餐饮,自行准备了3箱泡面。没想到上班时发现,公司早已准备好午餐,两荤一素一汤,主食是米饭、馒头,吃得饱也吃得好,3箱泡面被冷落了。

  底部补充“弹药” 多只绩优基金恢复大额申购

原标题:【快讯】郑州昨日无新增确诊病例,出院4例